丝瓜视频apkrename


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或许,需要解剖了。

但是,已经出现巨人观,她一个人很难解剖。

想了想,她拿出磁铁,沿着尸体的头部一直扫下去。

扫至心脏的位置,磁铁有反应,心脏的位置也稍稍动弹了一下。

元卿凌放下磁铁,仔细观察心脏的位置,发现心脏似乎有个针孔,很细小,如毫毛一般,即便出现巨人观,这针孔还是不显眼。

看来,必须剖开心脏了。

解剖从来都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。

她经验也不丰富,只是学医的时候上过解剖课。

她肩膀有伤,无法用力,看来,需要徐一帮忙了。

徐一在外头等得可着急了,忽然见门被拉开,吓得他整个弹起,“王……王妃!”

“进来,你帮我一下。”元卿凌道。

活力美女柚子

徐一看着她头上帮着的手电筒,“你这个是什么?”

“别废话,快进来帮忙,我有发现。”元卿凌道。

徐一听得有发现,连忙就跟着她进去。

一阵臭味传来,徐一差点没吐,元卿凌已经立刻拿出几个口罩给他带上,可徐一还是难受得快死了。

元卿凌等他调整好呼吸,才把解剖刀递给他,“你帮我剖开死者的心脏,我要看里面是不是有针。”

“啊?剖开心脏?”徐一手都发抖了,尤其看到那些尸体变得绿色,还发胀发大,一时慌了。

“怕什么?人都死了,如果你帮他们找出真凶,让他们死得瞑目,他们会感谢你的。”元卿凌压低声音道。

迫于压力,徐一只能挥刀上阵。

心脏剖开,整颗心脏都是黑色的,且果然发现有一根细小的针。

元卿凌用镊子夹起,看着那发黑的心脏。

“是中毒了吧?”徐一忍住恶心道。

“有这个可能,有人对他们施放了毒针,使得他们在顷刻之间窒息,至于砍的那些外伤,都只是障眼法,你再看看其他的尸体,是否一样?”元卿凌道。

徐一震惊,“如果是这样,那杀害他们的人是一名用毒高手?”

“看来是的,用毒不多,但是分寸把握到位,让人顷刻之间死亡,又不至于在身体其他地方残留毒性。”

心脏中毒,心脏先停顿,无法再输送毒到其他器官或者血管,那么,以古代的验尸查毒的技术,是肯定查不出来的。

而且,当身体有这么多伤口的时候,一般验尸官不会解剖,他们认为解剖是对死者不敬。

其实伤口是死前造成或者是死后造成,有经验的法医官一眼就能看出来,但是元卿凌不是法医,且尸体停放多天至出现巨人观,她没办法看出来。

当然了,她没看出来的原因,或许也在死者是在窒息的同时被砍伤,时间差不明显,所以,未必是死后造成。

徐一再剖开另外一名受害人的心脏,也发现了细小的针,心脏的颜色也是一样的。

他狂喜,已经忘记了害怕,正想继续解剖另外的尸体,却听得外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门顷刻被推开。

宇文皓满脸怒气地带着府丞等人过来,看到元卿凌站在尸体的旁边,他是又气又心疼。

元卿凌在他骂人之前,抢先道:“我有发现,死者不是被砍死的,是中毒死的。”

这句话,把宇文皓要训斥的话顿时堵了回去。

验尸官和仵作也在此,听得元卿凌这样说,验尸官马上上前道:“王妃,他们绝对不可能是中毒死的,卑职都查验过好几次,没有中毒的迹象。”

元卿凌道:“那你过来看看,每一位死者的心脏,都有毒针,这两根针就是从死者的心脏里夹出来的,刚拿出来,毒性一直被封存在心脏里,针上肯定也会有残留的毒性,你不妨验一下。”

验尸官上前细细研究,宇文皓已经拉着元卿凌,“你马上给我回后衙睡觉去。”

元卿凌乖巧地没有挣扎,“我错了,我只想帮你而已,别生气。”

“走。”宇文皓拉着她出去,“你确实帮了我,但是,这个发现已经很好,剩下的事情他们会做,你先去后衙等我,我叫人给你打水沐浴。”

“听说有一个目击证人在这里,我能问问吗?”元卿凌一路出去一路问。

宇文皓哄道:“可以,明天再问,还有一条狗也是证人,明天一并给你问。”

“好!”元卿凌笑道。

宇文皓拿她没办法,但是心里是高兴的,至少,这么多天第一次有发现,而且这个发现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思路。

如果说凶手是用毒或者用暗器的高手,他们原先设想的就错了。

高手杀人都有一个价码,一般人不会出价钱请他们杀人。

所以当初推断的杀人者,是与他们结仇的百姓。

“我说真的,我喜欢狗,你明天能帮我把那条狗带来吗?”元卿凌哀求道。

总不能告诉他,她能和狗沟通。

宇文皓翻翻白眼,“明天再说。”

把她送回后衙之后,宇文皓也信不过绿芽了,叫了官差过来在门口守着,不许她出去。

门一关,他就走了。

“王妃,您好臭啊,奴婢去打水给您沐浴。”绿芽捂住鼻子道。

元卿凌坐下来,“不洗了,这衣裳臭,我没有衣裳替换,沐浴了还是臭。”

“那……那您睡一下吧,等王爷忙好了,咱就能走了。”绿芽道。

元卿凌却心心念念要找那条狗谈谈。

一个时辰左右之后,宇文皓就回来了,道:“走,回府。”

“怎么样?其他尸体是不是也发现了毒针?”元卿凌连忙问道。

绿芽掩住鼻子退到一边去,王爷和王妃都好臭啊。

宇文皓牵着她的手走出去,“是的,都发现了毒针,凶手应该是同时射出毒针,这凶手是用暗器的高手。”

元卿凌啊了一声,“高手啊?那只怕不轻易找到。”

宇文皓摇摇头,“不,反而是高手才容易找到,擅长用毒针且排的上号的,就那么几个人,愿意为钱杀人的,更是不多。”

元卿凌听他这样说,便知道他心中有数了,顿时放下心头大石。

看来,不需要再问什么狗或者是目击证人了。

回到王府,少不了是要沐浴。

元卿凌正想叫人烧热水,宇文皓却道:“不用,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”这么晚了,还要去哪里?

宇文皓眸色暖眛一笑,“自然是去一个好去处。”